华夏金融网
首页 > 新股 > 正文

利元亨上市前净利润猛增 招股书中藏着多少“猫腻”?

  广东利元亨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利元亨)是国内锂电池制造装备行业领先企业之一,主要从事智能制造装备的研发、生产及销售,为锂电池、汽车零部件、精密电子、安防、轨道交通等行业提供高端装备和工厂自动化解决方案。最近三年,公司在电芯检测设备销售额占同类设备的比例大约为10%、11.65%和11.44%,主要客户群体包括新能源科技、宁德时代、比亚迪、力神、中航锂电、欣旺达等。

  净利润坐“过山车”,业绩增长“猫腻”多

  利元亨招股书财务数据显示,从2017年至2020年,公司营业收入呈稳步增长态势,从2017年的4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4.3亿元,增长了2.57倍;归母净利润从2017年的3580.15万元增长至2020年的1.4亿元,增长了2.92倍。乍一看,不论是营收还是归母净利润都维持了快速增长。

40.png
41.png
42.png

(图片来源:企业招股说明书)

  但细看还是有一些猫腻,主要体现在归母净利润上,呈现出上市前的突然性增长。利元亨在2019年3月也提交过一次招股书,招股书中显示的报告期,为2016年至2018年。可以看出,利元亨在提交招股书前的2018年,归母净利润忽然间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,相比2017年同比增长达2.54倍。

  2021年再次提交招股书时,利元亨的财务数据多了2个会计年度2019年、2020年。同样是在第二次提交招股书之前的2020年,利元亨的归母净利润获得了同比50.89%的增长。而中间的2018年至2019年,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不增反降。呈现出明显的“过山车”波动形状,且快速增长均发生在提交招股书前一个会计年度。这是否意味着,公司的归母净利润是为了应对上市而“做”起来的?

  再来看现金流。2019年至2020年前9个月开始,利元亨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-9121.48万元、-6806.52万元,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-8067.17万元、-12053.72万元,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7379.57万元、42559.66万元。除筹资活动外,经营活动、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均为负数,这意味着公司的经营活动不赚钱,而且还在不断地投资扩张,主要通过筹资来补血。不知道公司是否考虑过一旦融资不畅后可能面临的处境?

43.png
44.png
45.png

(图片来源:企业招股说明书)

  另外,2017年至2020年前9个月,公司应收账款(含分类为合同资产)账面价值分别为5597.84万元、10463.39万元、17019.62万元和40076.71万元。报告期各期,公司收款的票据结算比例分别为47.38%、80.85%、84.31%和85.1%,主要是因为第一大客户新能源科技主要采用票据结算,且收入占比较高。公司与新能源科技持续保持合作,公司票据结算比例较高的情况短期内不会发生改变。导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低,且存在持续为负的风险。这是否意味着,前述靠筹资推动的公司经营仍将长期持续?长此以往,何以为继?

46.png

(图片来源:企业招股说明书)

  同样有“蹊跷”的,还有固定资产。2017年至2020年前9个月,利元亨固定资产从2368.44万元“坐火箭”般蹿升至至4.58亿元,增长了18.35倍;固定资产占总资产的比重,从2.87%飙升至17.19%。其中,2019年、2020年前9个月的增长最为凶猛,分别比上年末增长了1.37亿元、2.47亿元。

  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三季度,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中,先导智能的固定资产占比为6.72%、赢合科技的固定资产占比为8.37%、杭可科技的固定资产占比为9.49%、科瑞技术的固定资产占比为12.72%,均远低于利元亨。利元亨在固定资产占比上高出同行的异常表现,不由地引人质疑。

47.png

(图片来源:企业招股说明书)

  “虚开发票”案由周俊豪一力担责,“改头换面”能否去除上市障碍?

  利元亨历史关联方之一的利元亨精密(2016年12月注销),由利元亨实际控制人、董事长周俊雄与其妻子卢家红及其堂兄弟周俊杰共同出资设立。2013年6月至12月期间,利元亨精密时任总经理周俊豪(周俊雄堂弟)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,虚开增值税发票税额187.38万元,造成国家税款流失187.38万元。经判决,利元亨精密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,被判处罚金25万元(已缴纳);周俊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3年。

  利元亨表示,周俊雄在2011年至2013年11月股权转让前虽然为利元亨精密的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和法定代表人,但由于其负责总体把控公司业务和研发的战略和方向,并不负责利元亨精密具体的生产、采购、财务等日常经营管理事项,周俊雄在案发前对周俊豪实施的犯罪行为并不知情。

  另外,在利元亨精密单位犯罪中,周俊豪所使用涉案中国建设银行账户,账户名称为周俊雄,为周俊雄所开立。利元亨表示。该账户开立后主要是利元亨精密日常经营使用,并未被周俊雄个人使用,实际用于利元亨精密日常经营,并由周俊豪实际控制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利元亨精密在“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”案件期间绝大多数时间由周俊雄担任实际控制人,并且涉案银行账户由周俊雄所开立,然而公司却表示周俊雄对单位犯罪的情况“并不知情”,最后是周俊豪承担了所有罪责。

48.png
49.png

(图片来源:企业招股说明书)

  “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”案中是否存在周俊豪独揽罪责保全其他亲戚的情况尚无法证实。不过,根据湖北大治市人民法院判决书,利元亨精密属单位犯罪。而作为上市主体的利元亨,正是在利元亨精密“虚开增值税发票”案发后无法正常经营的情况下成立,收购并承接利元亨精密的主要资产和人员而来,相当于把原本的利元亨精密“改头换面”。如此操作,最终是否能够成功去除“虚开增值税发票”案带来的上市障碍,仍有待观察。

(文章来源:中宏网)

编辑:小编

上一篇:传智能社交软件Soul计划赴美上市 预计融资约2亿美元


下一篇:老鹰教育:教师离职率高 募投项目已经建成

最新发布
热门专题